您的位置: 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 > 資訊 > 邦漫同人文章 > 【三四同人】劍與花(三)

【三四同人】劍與花(三)

時間:2017/10/18 15:33:04    來源: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整理    作家:未知

【第四章】差點夭折的小家伙

天帝后來還是叫人泡了壺三月捎來的那包龍井茶。夜闌在一旁端著那精致的白瓷小茶杯,望著那碧綠剔透的茶水和寥寥升起的少許白霧,挨著天帝那龍椅,覺得很是愜意。

正在那感嘆著,卻忽地聽見身側的天帝道了聲:“你們倆倒是有空的很……我最近撿了個有趣的東西,你們正好替我瞧瞧。”

固然說的是你們,可天帝這話卻是看著三月道出來的。

說罷,天帝放下了那白瓷小杯,金色的袖口往半空一揮,便化出了個橢圓的蛋卵,大概是十個雞蛋一般的巨細,暗紅的色調,隱約能夠看到上面刻著燦金色的稀薄紋路。

“嗯?這什么東西?”夜闌也放下了茶杯,一把坐起來,仔細觀摩著那空中浮著的蛋卵。

另一側的三月張開眸,瞟了那蛋卵一眼,一對劍眉卻挑了起來,語氣間很有些詫異:“這蛋倒是很特別,唔,那繞在蛋殼上面的金色紋路……可是你的氣息?”

“嗯,我在東海那邊發現的它,蛋身火紅彷如炎火,可待我回來后便成了這模樣了。”說完,便將那浮在半空的蛋置于掌上,無視著身旁不停湊過頭來的夜闌,把手中的蛋遞向了三月:“喏,你給瞧瞧。”

聰慧如天帝當時只稍一眼便覺察到這個蛋卵定然是個生命體,拿得手里觀察的時候,剛開始驚嘆于這蛋身中散發的澎湃的生命力,色澤鮮艷得猶如一個火球,后來仔細看看后,卻發現這不一般的生命力時刻不停地從這蛋中流逝,他嘗試過用神力將這發散的生命氣息送回這蛋卵里去,可竟然徒勞無功。

這生命力如同溪澗流入汪洋,融到空氣之中,一去不回。

天帝別無他法,試著將自身的氣息混入神力往蛋卵外面套了一層薄膜后,才稍稍緩慢了這個小東西生命力的流逝速度。

“真稀奇,連你都搞不定嗎?”夜闌見天帝的肩膀擋住了他的視線,索性便站起身,繞過天帝來到二人中間,蛋卵的前面,蹲下,倒是換上了副認真的外情仔細探究起來。

“這小家伙不一般,”三月終于換了個比較正常端莊的姿勢,接過天帝遞來的蛋卵,一手撐著底部,另一只手觸向蛋上的紋路,搖頭失樂:“它碰到了你,總算是它幸運。”

倘若沒有天帝那反應過來后的神來一補,恐怕這小家伙就等不到被天帝帶到九重天上來了。

還沒出生便只有個夭折的命,這前途,不可謂不坎坷啊。

【第五章】火鳳凰

“嗯?這么說你有辦法?”天帝望向似乎知道些什么的三月,挑眉。

“沒十足把握。”三月說罷,提著那蛋卵就這樣站起身來,觸碰著蛋殼的白皙的指間漸漸流露出淡金的光:“碰碰運氣吧。”

筆挺的脊梁,修長的身影。紅發神君優雅從容地站立于龍椅前,凝視著手中那煥發著暗紅色澤的蛋卵緩慢地浮于半空之中,蔚藍的眼眸深邃猶如無底湖泊,似乎可以映出光華。

那卵周圍漸漸形成了個淡金色的光圈,然后突然啪的一聲,那殼上蘊含了天帝蒼穹自身氣息的燦金紋路就在天帝和夜闌略帶詫異的眼神中破碎開來。

“哎,這碰運氣的方式真霸道。”夜闌在看戲的同時不忘給予評價,一旁的天帝翹起嘴角贊同地頷首。

眼前之人的這副身姿,確實是霸道而又威風凜凜。

在二人的視線中,這蛋卵給人的感覺就彷如從頻臨死亡不知不覺間變得生機勃勃,它在光華之中越漸脹大,飽滿,暗紅的蛋殼上升起了滾燙無比的白氣。

他們不禁退后了幾步,唯有三月仍舊立于卵前,不動聲色,卻渾身透露出切割空氣一般的壓力。

當這個氣勢如虹的蛋卵色澤由暗紅變回鮮紅的時候,炎火突然以它為中心燃起,瞬發的高溫將空氣撩卷成一個個銀白的漩渦,將這個蛋殼自上而下包裹起來,似乎一個光繭。

這一幕過于罕見華麗,天帝與夜闌居然也難得地楞在了原地,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那已經變得猶如孩童一般巨細的蛋卵上方突然出現了數道巨大的裂縫,未等他們兩人深究,整個蛋卵的外殼就已經干脆利落地成為了碎末。

那一剎那高傲綺麗的身影在炎火中現出,細小,卻風華絕代,火一樣的色澤,火一樣囂張艷麗的姿態。那睜開的雙眸飄渺朦朧,卻又在下一刻緊緊閉上。

焚燒的炎火在那個瞬間消失無蹤,余留一只幼小卻耀眼的生物靜靜地浮于空中,它看起來像是睡著了,身體在周圍的光華完全褪盡后沉沉朝地面落去。

紅發的神君稍微踏前一步,抬手,穩穩地接住了那讓人移不開視線的身影,有些無奈地看著懷中熟睡著的小鳳凰,略帶困惑地道了聲:“唔,這小家伙。”

火鳳凰,遠古神獸之一。

百鳥之王,浴火而生。

【第六章】不就是養了只鳥么

從來不飼養寵物的三月神君領了只小鳳凰回容塵山。

這消息又再一次轟炸了整個九重天。

大約著是由于這幾百年來過于平靜,九重天上的仙君們除了平日喚幾個好友把把酒吃一兩個小糕點外,大概便只余吃飯睡覺這兩事可干了。

倒是那些伺候著他們的小仙日子過得比較有滋有味——他們得閑時還能趁著主子打瞌睡偷偷看上一兩本小人書。

九重天上許多仙君都喜歡在自家府上養那么一兩只仙獸,無事可做時將它們提到懷里順順毛,倒是個不錯的消遣。像那大名鼎鼎的風致風騷神君夜闌的臨海殿上,也養著一頭囂張霸氣的小金獅,名字……據說叫旺財。

三月神君其實跟許多仙君一般年輕,大概就五六萬來歲。可這年紀小小卻實力強硬的神君所書寫的威水史卻塞滿了整整一大堆史冊,高傲神氣地被收藏在那臥龍殿上的藏書閣中,等著被后人排著隊來頂禮膜拜。

九重天上關于三月神君的八卦不多,可一朝燃起了點小火星,卻準能無異于在這仙界上放個忒大的炸彈,轟的一聲鬧得滿街沸騰騰的。于是這一次當然也沒有例外。

從來不飼養寵物的仙君在九重天上抓也能夠抓上一大把,可一跟從來不飼養寵物的三月神君一比,好像就都被當成了背景布,或者是炮灰了。

消息其實是被一個途經容塵山外的小仙君傳出的。

仙界的人都曉得容塵山就是三月神君的地盤,一般沒兩把子實力或者跟三月神君不大熟的基本上都是不好意思貿然闖進去的,偶爾有些個好奇心特重的小仙,大概也只敢在那山上的外圍逛上那么一兩圈看看那漫山的山茶花,然后昂起頭悄悄仰視一下那屹立于容塵山峰最高處的月華府,在心里頭默默感嘆一下也就乖乖地退出去了。

容塵山的月華府,全名三寸月華。遠在高峰,似乎與天相接,樓身潔白如雪,沐浴于月光之中,樂立于紅塵除外。

和它的主人一般,就像個傳說。

然后有一天,那個途經容塵山外如同罪魁禍首一般的小仙君,人品爆發地在途經的時候碰上了剛從天帝蒼穹那兒回來的三月神君。

小仙君驚喜得眼珠子都要跳出來了,兩只腳霎時便像抽了筋似的猛地向著三月神君那兒邁出了好幾步,想要離得近些讓自己好好瞧清楚那傳說中的三月神君。

每一個九重天的小仙們家里大概都藏了本畫工精致的美男畫冊,里面所提及到的美男子,范圍之大,包攬了仙魔人三界。

像那九重天上的誰誰誰,魔界邊境的誰誰誰,甚至是平民人間的誰誰誰,但凡是臉容長得秀美絕倫英姿震撼三界的,都有詳盡的介紹,配上一幅由九重天上對畫技有著深刻成就的燁河神君親手繪制的生動插圖,盡管此書冊價格不菲,但卻依舊終年占據著九重天‘最受歡迎閑書榜’的首位,可它的評價卻頗有爭議:

好的評價自然來自于愛好觀賞賞心悅目的美男子的顏控思想根深蒂固的美男粉,至于對此書深惡痛疾的仙君,在看見此書后的評論一向都是“這世道只要長得好看就能在九重天橫著走”、“有相貌沒實力的全都是個花瓶”、“老子就是不喜歡長得好看的家伙你們要怎么著?!”、“吾等只重視在‘最無爭議實力榜’上赫赫有名的實力級人物”等等諸如此類的話。

只是可惜不論是美男子畫冊上的排位,抑或是“最無爭議實力榜”上的排位,那個在榜首位置上高居不下的名字始終在不停地給這些嚷著‘美男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狠狠地打臉。

容塵山的三月,絕不客氣地橫掃兩大排行榜榜首,始終存在于廣大神仙那‘深深的腦海’里,從未被超越。

再然后,此刻,容塵山外,路人甲級別的小仙君站在地上直直地看著身穿一襲白衣從遠方緩緩而來的傳奇級人物,驚喜得要跳出來的眼珠子在經過一番詫異之后,幾乎就要碎掉了。

那個被小仙們嚷著說‘除了缺乏愛心除外堪稱完美’的三月神君,懷里抱著個睡著的火球似的小鳳凰,腳下駕著個云,悠地一下,就從他的頭頂上飄過去了……

三月神君他……抱著個鳳凰?

小仙君呆愣在原地,覺得這世界突然好像不大真實。

是不是撞到頭了啊,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腦瓜子。

另外一邊,臨海殿上,夜闌神君看著那八卦閑書上又再次占滿了封面的三月神君,有些邑邑不悶地咂了咂嘴,小聲道:“不就是養了只鳥么,至于嗎?”

他當年把旺財撿回來的時候都沒有過這么威風的報道……嘖嘖。

這助只認臉的花癡。

你想說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