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 > 資訊 > 邦漫同人文章 > 【三四同人】劍與花(二)

【三四同人】劍與花(二)

時間:2017/10/18 15:30:53    來源: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整理    作家:未知

【第二章】夜闌與蒼穹

良久,他才聽見三月神君那略帶遺憾的自言自語:“……唔,還是太利了。”

夜闌神君呆愣在原地,風中凌亂了好一會兒。

在那好一會兒的基礎上又過了好一會兒后,風中凌亂的夜闌神君終于成功將三月神君的注意力從碎掉的瓜菜上轉移到了他身上——三月抬起頭,看見了半只腳還頓在空中的夜闌,果斷向他投來了不解的目光,道:“嗯?你站在那做甚?”

說罷,又抬起了右手的劍,干脆利落地在空中甩了甩剛剛切瓜時沾上的瓜汁……

“沒……我腳抽筋了,緩緩罷了……”夜闌有氣無力的聲響消逝在風中。

他雖沒有真的抽筋,可他確實需要緩緩:眼前這情形讓他覺得有點他娘的幻滅。

三月瞥了他一眼,沒有多理會,順手就把兩把劍丟到了桌上的一旁,然后袖口一揮,便把那切碎了的瓜菜一窩腦全都掃到了一個盤子里,又喚來了個小仙,讓他把盤子給端到廚房里去了。

等到夜闌緩過來的時候,三月已經走到不遠方的小石椅上坐下來,正在動作閑適地擦拭著他那兩把……廚用刀?

終于想起自己此行目的的夜闌神君又死心不息地蹭了過去,他坐到三月身旁的另一張小石椅上,努力地遺忘掉方才映入眼中的情形,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問道:“唔,你的這個劍便是他們在外面四處吹噓的絕世神劍?”

“……你們是這樣叫它的?”三月抬起頭,藍眸有些不能理解地看向夜闌:“我的本意只是想磨把切瓜刀……回過頭來就磨成這個樣了。”

劍刃太鋒利,切瓜菜好像不大適合。三月的語氣里透露著一種白忙一場的可惜之感。

“你這話最好不要告訴蒼穹……”夜闌不得不對天帝的那把君臨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同情感:可憐的堂堂榜上第一神兵,被這么兩把切瓜刀給趕下來了……真是叫人發指啊。

“嗯?你給你的這對劍起了名沒?”夜闌想了想,又問。

“我覺得一般人不會想著給把切瓜刀取名號。”三月看著他,遲疑了好一會兒,道。

“可它們現在已經榮升為震驚天下的絕世神劍了!切瓜刀跟它們已經沒有半毛錢關系了!你就算怎么隨便也得給它們一個名分啊?!”

“這樣啊……”三月低頭看向手中的劍,稍微有點動搖。

“是啊是啊,來來來取一個,啊不,兩個,隨便取兩個。”夜闌在一旁慫恿。

“嗯……那就,小紅和小白?”三月舉起劍,又瞧了瞧兩把劍的劍柄,掂量道。

夜闌覺得他的小心肝顫抖了一下。

真的不難想象,過些時日,那聞名三界的神兵榜上排名榜首的兩把神劍,將會擁有同樣震驚三界的劍號:小紅與小白。

三月神君干得出這個事兒。

“您請絕對一定必須得換兩個……”夜闌哭喪著臉向三月道。

敢情他是故意來扯低神兵榜的文化水平的?!

“我雖叫你隨便改可沒想過你要隨便成這樣!”夜闌神君迎向三月一臉‘不是你叫我隨便改的么’的外情,痛心疾首道:“你在書里頭瞧見過哪些好聽的名字!或者聽到過哪些你覺得入你耳的都可以!總比你這兩個要好得多!”

然后三月神君再次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或者說是兩三眼,道:“像你那樣的名字也可以?”

夜闌聽罷,深感安慰,心里直嘆孺子可教也,于是微樂著不住頷首:“嗯,這就挺好,挺好。”

“我懂了。”三月回了他一聲,然后又低頭,不緊不慢地在他那兩把劍上弄了幾弄。

“嗯?你這又是在做什么?”夜闌對這兩把劍始終深感好奇,把頭湊過來道。

“刻名。”

“哎?你已經取好了?”夜闌驚詫地看了他一眼,“拿來拿來我看看我看看!”

“喏。”三月把劍往他腿上一放,便站起身來,從容地朝室內走去——他肚子餓了。

那邊廂,夜闌興高采烈地接過雙劍,正要瞧瞧這三月的文化高到了什么樣的水平竟能取到和他的名字差不多的名稱,然后只一眼望過去,呼吸一滯便石化在原地:

那一紅一銀的劍柄上,各自刻上了兩個灑脫有勁的字,在日光下顯得熠熠生輝。

銀月似的劍柄:夜闌;

炎火般的劍柄:蒼穹。

夜闌與蒼穹。

他自己和天帝的名字,被大大方方地刻到了兩把切瓜刀上……

夜闌再次在風中凌亂了。

【第三章】有點擠

夜闌駕著個云,提著剛吃飽飯的三月神君去到天帝的臥龍殿時,天帝正獨自一人側躺在大廳中央的龍椅上,單手撐起頭,另一手拿著本小人書,神情認真地揣摩著。

棕黑的發從肩上落下一兩縷,身穿一襲金色的袍子。此番動作下來,外人看起來冷漠高端上層次的天帝在這一刻有種別樣的慵懶。

唔,還挺受看。夜闌默默評價道。

天帝是個美男子,愛好穿金色的長袍。

誠然那小子穿著的這個行頭確實異常好看,可夜闌不大喜歡金色。

穿著那衣裳的天帝走到外頭,就像坨隨處移動的大金子似的,太囂張了。

夜闌嘖嘖了兩聲,暗嘆。

只見夜闌三月二人不待通傳便大大方方地踏了進來,天帝也沒多大動作,就是稍微坐直了身子,將目光從書上移開了那么一點,落到他們二人身上,各自瞟了他們一眼,道了聲“自便”后,又專心地看他的小人書去了。

可是慵懶高端的天帝確實低估了這二人的臉皮。

他拿著小人書正要繼續往下看的時候,突然龍椅的左側一矮,右側一低,抬起頭,卻見黑白兩道身影就這樣不要臉地一左一右蹭到了他那寬敞的龍椅上。

三個人坐到一個龍椅上……天帝覺得吧,好像有點擠。

他側眼打量了下身旁,這位置卻偏偏沒有擠到要肩膀貼著肩膀,手臂挨著手臂的地步,不禁皺了皺眉,糾結了。

糾結了一下,卻又忽然想到書里頭經常能夠瞧到的一句話:丞相肚里可撐船,心想自己比上戔戔一個丞相,又要高級許多,這肚量真不能沒有,于是便咬咬牙,忍了。

這廂天帝心里頭糾結完后,那廂坐在他左側的夜闌神君卻得寸進尺地把頭湊了過來,一手搭在了他肩上,一副親密的模樣:“哎蒼穹,我說啊,你怎么看的這個小人書,這個不怎么好看,沒圖的。”語氣間似乎有點嫌棄。

“這個不是我的。”天帝一邊應著,一邊不動聲色地撥開了搭在肩上的手,然后又低下眸,將小人書又翻了一頁,緩緩道:“今早到殿外頭逛了兩圈,地上撿來的,實質……還不錯。”

說罷,卻聽見另一側傳來了三月略感疑惑的聲響:“唔,我前些日子,不是叫人贈了包龍井茶葉給你么?”

天帝一聽,神情似乎隱約地僵了一僵,轉過頭,眼神有些復雜地看向身旁姿勢比他更加懶散的紅發神君:

三月整個人都靠到了他的這個龍椅上,眼眸微微睜開,那副模樣,連帶著天帝身旁的夜闌神君都不禁扭頭看了他幾眼,又嘖了好大一聲。

三月的這副姿態,加上這時候的這副外情,連帶著天帝夜闌兩個男子看在眼里,都覺得很有些要命。

赤紅的短發尚未過肩,兩縷銀絲臥于前額劉海上,側面的發梢下稍稍露出了白皙的圓耳,白衣神君那秀美絕倫的臉容上,長得過分的睫毛在光下投下片片剪影。

懶散卻又脫俗,這人出塵得有點離譜。

“嗯,滋味還不錯。”回過神來,天帝良久后才應了他一聲,又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

還疼著呢,天帝有些郁悶。

三月神君此時已經完全閉起了眼,說話時還帶著一種快要睡著似的鼻音:“怎么你身旁連個小仙都不見?喚一個來,讓他泡上一兩壺茶,我被夜闌捉著大老遠跑來,有點渴……”

這把他當小廝打發一樣的語氣……

天帝看著他,神情又再次復雜起來,嘆了聲氣,轉而卻有些不解地道:“我聽說,小人書不能光明正大地看,需得在無人的時候偷偷自個兒考究,才有滋味。”

那些伺候他的小仙得閑時似乎都是這么做的。

于是他便叫人全退出去,自個兒躺在廳里頭尋思著那所謂的小人書滋味去了。

說完后,他好像聽見了身旁的夜闌神君不厭其煩地又嘖了兩聲。

你想說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