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 > 資訊 > 邦漫同人文章 > 【寒晚短文】夏有蟬鳴冬有梅 下

【寒晚短文】夏有蟬鳴冬有梅 下

時間:2017/10/17 13:58:29    來源:秒速飛艇微信計劃群整理    作家:未知

這種現代的口感放在落后的古代,莫名的讓她有一種成就感。

默默的開心了一會兒,風戀晚看著漸漸融化的冰,卻又暗自神傷起來:“如果師父在的話,一定要讓他嘗嘗我的手藝,師父一定會喜歡的。也不知道師父什么時候回來。”

風戀晚拿湯匙插著碎冰,一杯刨冰下肚后,她閑著無聊,便又多做了幾杯。

抬起頭,見到不遠方的瀑布,寒影重正勤奮刻苦的練功,此刻的他心無旁騖,飛流而下的瀑布卻在轉眼間變成一條冰瀑布,就好像把時間凝結了一樣。

他一手落下,從結實的冰面拂過,突然手下的冰塊乍起,一把冰劍從湖面中脫穎而出!寒影重猛然起身,足尖點地,身形輕盈似劍,從空中躍過,手中的劍快速揮舞,一招一式連成一部精美的絕招:多重冰影劍!

周身幻化的劍刃散發著冰冷駭人的冷氣,在他即將發出招式的那一刻,劍刃已在蠢蠢欲動。

“寒——師——兄!”

突兀的聲響猛然乍起,瞬間將他集中的思緒打斷,周身的光劍破碎,他的身體在半空停頓了片刻,一時控制不住身子直直墜落下去,在落地的剎那,他用手中冰劍作為緩沖,再次翻身而起,穩穩落在地上。

心有余悸,無奈的皺起眉,看向那頑皮的小丫頭。

他走上前,耐心詢問:“何事?”

眼前的小丫頭興致勃勃的將石頭上擺放的不知名的東西指給他,開心的說:“鏘鏘!本姑娘親手做的美味刨冰,還是借了寒師兄的手,自然要分一杯給你啦!怎么樣?我不錯吧?”

寒影重看著她歡歡喜喜的樣子,聽了她稚嫩的話,更加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倘若師妹僅僅是為了此事,影重便多謝了。只是我在練功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師妹可否安靜些?”

“這杯很配你,剩下的我帶走咯~”風戀晚樂著與他揮手,很顯然,她并沒有在意他說的話,只留下一杯深藍色的刨冰給他。

等她走遠了,寒影重才回過神來,把目光放在石頭上那杯不知名的東西上,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心里在想,這丫頭會不會以報答為由真實的想法是給他下毒用來報復他?

如此一想,倒很有可能。

但是那倒沒什么,畢竟是師妹的一片好心,嘗一口應該……無妨?

 這整個夏天,風戀晚都找遍了由頭來藏秀避暑,而眼看著快要入秋了,這幾日細雨連綿,卻擋不住空氣中的燥熱與煩悶。

風戀晚打著傘去藏秀,剛到劍靈峰門口卻被攔了下來。

“風師姐,現在您去找寒師兄恐怕不太合適。”一人恭敬說道。

風戀晚不以為意,肯定是慈寧那個老妖婆見不慣她在劍靈峰來去自如,所以才不讓她進,倘若是換了別人,想必是照進不誤。

“慈寧真人下的命令吧?我去藏秀只是助寒師兄送點東西,一會兒就出來了。”紅傘底下的風戀晚臉頰被映的通紅,一群小嘍啰把她攔在這里,受熱的可是她。好言不聽,只可硬闖了。

“風師姐!真的不行!”守門的人攔不住她,風戀晚躲過他們直奔藏秀。

越往藏秀,吹來的風就越冷,風戀晚忍不住打顫,往手中哈了一口熱氣,正欲往前走,突然狂風大作,紅色的油紙傘抵不住大風,風戀晚干脆撒手讓風吹走了油紙傘。

發生了什么事?

風戀晚沒去管油紙傘的事,反而聽到從藏秀內傳來凜冽的聲響。

“為師的話都被你當做耳旁風了嗎!好好的修為竟因那個小丫頭而全部荒廢!”

這充滿無情的話語,只有慈寧真人才會用如此冰冷的口吻說出。不知道哪個老妖婆又誤會了什么。

壓下心底莫名燃起的怒火飛快跑進藏秀,然而她卻看到過身被黑氣包裹,外情極為痛苦跪倒在地的寒影重。

心魔?

腦海里閃現這個恐怖的東西。

寒影重竟然會入心魔,為什么?

“為師再也留不住你。”慈寧真人發話,手間的利刃飛出,瞬間將跪在地上的寒影重打出三丈除外。

“不要!”風戀晚連忙跑過去擋在寒影重眼前,用質問的眼神瞪著慈寧真人,“他是你的徒弟,你有沒有心?連自己的徒弟都下狠手!”

風戀晚的出現讓慈寧真人感到意外,看來她下的命令也已經不管用了。

“又是你這個小丫頭!若不是因為你,重兒何必墮入心魔?”慈寧真人一甩手,冷道:“也罷,反正他的時間也不多了,誓言是他自己所下,誰也無法更改!”

慈寧真人已經對她的這個徒弟沒了任何信心,就這樣放任也已經無所謂。

慈寧真人離開后,風戀晚還在原地有些木訥,寒影重入了心魔,難道是因為她?

“喂!你怎么樣?”風戀晚抱起寒影重奄奄一息的身體,他吐出一口黑血,那雙眼睛已經成了魔族般的赤紅。

“我沒事,只不過要走了。我……是個已經沒有循環的人。也好。”寒影重的聲響極其虛弱,他的入魔已經證明了他的心意,對,他動了情,對風戀晚。

“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你?”

“不要救我,入心魔的人,只可死路一條。”

“怎么可以……”風戀晚淚如雨下。她不知道自己對寒影重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但是他如果因她而死,她就會愧疚,內心會后悔一輩子。

可是那又如何呢?她不想虧欠。

寒影重閉上雙眼,恍惚之中看到一個少女在對他發脾氣,事后,還給他一杯藍色的東西喝。

那不知名的水……很好喝……

天已經放晴,整潔的房間內一塵不染,睜開眼睛,桌子邊坐著一個男子,那是誰?

茫然之中睜開眼睛看著床坐起來,隱約之中似乎有一段記憶很模糊,是什么?

“你醒了啊,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坐在桌邊的男子看到床上的人已經醒了,便覺得已經沒他什么事了。

“你為何會在我房間?”

“咦?你不記得了?”

“記得什么?”

“你不記得風戀晚舍身救你的事情?”

風戀晚?

這個名字……

似乎在哪里聽到過……

到底……是在哪里?

“這杯很配你,剩下的我帶走咯~”

這個藏在腦海里的聲響,到底是誰的?

還有被鎖在他盒子中的透明杯子又是誰給的呢?

你想說點什么